未来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上大学时,我和雯雯爱的死去活来,连未来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毕业以后,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还是各奔东西。多年后,我携着妻儿参加一次聚会,竟遇见了雯雯和她漂亮的女儿。雯雯高兴说:“子寒,快叫叔叔。”老婆听后高兴地说:“这小姑娘的名字和我们儿子一样。”

怎么就没有这种助人为乐的同学

本人工地施工员,那天做完大保健,到大厅和朋友闲聊,看见几个十来岁的小混混拉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的同学,生拉硬拽推了进来,还替他付了钱。戴眼镜的同学既难堪又不敢反抗,几个小混混笑的前仰后合。可给我气坏了,我上学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种助人为乐的同学。

女人的话不能信!

小时候我脾气犟,每次母亲打我时,也不求饶也不跑。过后,母亲一边为我擦红花油一边流泪:打你时,你咋不知道跑呢?你跑了,我看不到你气就消了……又一次换打,于是当母亲拿起棍子时,我撒开脚丫子跑了,而母亲在后面追我几条街,那次我挨的更很,母亲边打嘴里还骂着:小王八糕子,长能耐了,还敢跑了,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我让你跑……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了:女人的话不能信!!!

我人生最重大的挫败

那一年,那一天是我人生最重大的挫败。那时候刚交女朋友,出去旅游,晚上隔壁声音连绵不绝啊!我们忙完了一阵睡着了,女朋友推醒我说听隔壁又开始了,我一听这是暗示啊,继续下一轮,又睡着又被推醒,又睡着又被推醒……第二天出门腿都软了,刚好隔壁的人也出来了,一回头,出来两男一女!不带这么玩的………当时我就跪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