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后,歃血为盟痛饮结拜酒

我喝过最荒诞的一次酒是在家乡,朋友喝多后,要和旁边桌另一个喝多的陌生大哥结拜,大哥深受感动,要歃血为盟痛饮结拜酒,俩人叫服务员要来一把刀,在手指上比划半天没敢下手,场面十分尴尬,但是两人热情不减,最后他俩分别在酒杯里吐了一口吐沫表示:“口水也是DNA!” 一饮而尽,还互相磕了个头。

一个猛扑用爪子捂住了

表姐家有只二货哈士奇看见院子里有只蛐蛐,一个猛扑用爪子捂住了,那蛐蛐从他爪子下逃走几分钟了,傻狗不知道,还在总爪子捂着,我看不下去了,把他爪子拿开,告诉他早没了,结果这货看见蛐蛐没了,以为是我干的,冲我狂吠啊!我虫呢?我虫呢?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