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骗吃骗喝的女的又来了

大学毕业后就开始被安排各种相亲,这么说吧,最频繁的那段时间一周见了三个。苦逼的是每次都约我去小区楼下那家咖啡厅,可能是对方觉得离我家近,比较方便,而且那家咖啡厅也比较有名气。重点来了,中午下班约了同事去那喝咖啡,同事是个男生,然后就听旁边一个服务员说,快看,那个骗吃骗喝的女的又来了,尼玛,你们说我要不要拿刀去砍他……

班里来了个德国交换生

读研的时候,班里来了个德国交换生。我们教他说汉语,啥都学得会,只有“媳妇”这个词死都学不会,他总是念成“洗衣服”。毕业后,他留在武汉工作了。有次去他家,他说:我一直以为有媳妇就要洗衣服,没想到不是这个意思啊,还要刷锅洗碗买菜做饭拖地抹桌子……

领导是个莫名其妙的神经病

我觉得我领导是个莫名其妙的神经病,今天下班,领导神神秘秘的把我喊到他办公室,递给我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然后告诉我等下回家,把所有的门窗都关闭,就剩我一个人的时候在打开看,我居然信了……打开一看!尼玛!五一期间值班表!居然天天都有我的名字!……

在一脸懵逼中性格分裂

一天,心情不好,跟老婆说“你老公真是个大傻笔”,老婆一听,一巴掌呼过来,说“谁允许你骂我老公了”,我摸着热辣辣的脸,竟无言以对。

之后有一天,老婆心情不好,跟我说,“你老婆真傻,什么都做不好”,我心想机会来了,一巴掌呼过去,说“谁允许你摸黑我老婆的”,老婆二话不说,两巴掌招呼过来,然后说“老公,刚刚有人打你老婆,我帮你报仇了”。我摸着热辣辣的脸,在一脸懵逼中性格分裂。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