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纯在家写稿的

我是纯在家写稿的。因为这个原因,全家人都觉得这是不正经的工作(不是坐办公室和事业单位。)关键是他们天天在外人面前叹气说,希望我去找个正经工作做。别人的认知,某家孩子,在家里天天耍,还有钱拿,不正经的工作——等于我做了鸭。谣言一传,我是成都鸭王。

错拿红内裤擦拭头发

昨晚舍友洗澡回来,头发湿漉漉的,却不顾一切和我们谈天说地,说到高兴处,不禁错拿刚换下的红内裤擦拭头发。发现之后略显尴尬,欲换毛巾继续,可是脑子一抽,又拿起一条内裤,为了掩饰,他说这条是刚买的,没穿过呢,反正我是不知道,毕竟我不在意这些……

完全是女老板打理

旁边装潢材料店,完全是女老板打理,她丈夫没有什么职业偶尔帮帮忙,多数时间都去打麻将了。有一天,我小舅去买地砖,女老板不在,他丈夫看见顾客躲着走——我小舅在左边看,他往右走这样。几个回合下来,我小舅忍不住问:你这太极八卦步跟谁学的?

我们集体陷入了沉思!

大学室友结婚,请我们同寝室的三个兄弟做伴郎,婚礼前一天,我们四个一起去做发型,发型师问我们做什么发型,我一时心血来潮,说给我们四个来个一样的发型,他们几个也觉得有趣,都说好!边做发型边玩游戏,玩了几局游戏,发型也做好了,头发剪得很不错,真的一样的发型,就是我们忘了一点,新郎头顶秃了!看着镜子里四个地中海,我们集体陷入了沉思!

超热的一个上班的早晨

超热的一个上班的早晨,挤死人的300路公交车上。我旁边一占地面积偏大三十来岁,穿着体面,皮肤挺好的典型的北京爷们,一边不停的擦汗,一边操着一口京腔打电话:“那孙子说要参加婚礼跟我换几天车用用,妈的,到了地方,我给了他车钥匙他丫给我一公交卡!”

小雨说有一次她去买菜

小雨说有一次她去买菜,走到肉档。左边的老板娘就叫:大姐、大姐,我这里的排骨新鲜。右边的老板娘也在叫:美女、美女,我这里的排骨也新鲜。她马上跑去右边肉档,那老板娘说:美女长得这么漂亮还会做饭,不错不错,谁娶了你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呀。然后她一高兴就把那老板娘剩下的排骨全买了,回家一称少了一斤半…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