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说起快过年了想家了

打麻将时,老板娘说起快过年了想家了,特怀恋家乡的大饼卷大葱,蘸点酱就是人间美味,以前在老家她可以一口气吃三个。两个女同事跟着附和,说胃口好身体好,什么山珍海味都比不过家乡的味道……我一大老爷们,这些溜须拍马的话真心说不出口,默默打出一张三饼。老板娘:“胡!”

小时候我脾气很倔

小时候我脾气很倔,被老爸打从来都不哭,也不躲,就是面无表情的那种。有一次我做错了一件事,本来他用拖鞋抽我,我不哭也不闹,他特别生气,进卫生间准备抄家伙。找了半天拿了一个通马桶的东西出来,我以为他要用那个东西吸我的头,当时就笑了。然后我爸就用那个东西的木头杆子把我打到哭了。

突然觉得他死前笑的好灿烂

昨夜KTV里出来,看见门口一男子喝醉了,抱着个美女各种姿式亲密拍照,我笑着对帮他俩摄影的大姐说:喝醉了还能秀恩爱才是真爱啊!你朋友两口子感情真好!大姐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那是我老公,要我帮他和这里的头'牌留个影!,,我扭头深深的看了那男的一会,突然觉得他死前笑的好灿烂……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