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热的一个上班的早晨

超热的一个上班的早晨,挤死人的300路公交车上。我旁边一占地面积偏大三十来岁,穿着体面,皮肤挺好的典型的北京爷们,一边不停的擦汗,一边操着一口京腔打电话:“那孙子说要参加婚礼跟我换几天车用用,妈的,到了地方,我给了他车钥匙他丫给我一公交卡!”

去年在上海一家工厂做主任

去年在上海一家工厂做主任,一员工经常请客喝酒,也从没在我这走过后门,目的就是他犯错的时候骂他轻一点。当时我就纳闷了,他哪来这么多钱,后来才知道这家伙在上海有九套房子,老婆是公务员,只是不想在家闲着,在工厂每月5000的工资几乎都是请同事喝酒了,只想说有钱任性啊!

我觉得它唱歌比你好听

和木工师傅在新屋忙碌,眼看着新房子一点点成型,心里美滋滋,不由哼起了歌。正哼得带劲,木工师傅没有切任何东西却一直按着切割机,让它空转着,发出巨大的声响,我挺奇怪就问他:“你为啥按着切割机不放?”他沉吟片刻:“我觉得它唱歌比你好听。”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