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想碰到一个聂小倩

少年时,想碰到一个聂小倩,拼了性命爱一场,天亮前带着她的魂魄远走他乡。青年时,想碰到一个白素贞,家大业大,要啥有啥,吃完软饭一抹嘴,还有人负责把她关进雷峰塔。中年时,想要一个田螺姑娘,温婉可人,红袖添香,半夜写累了,让她变回原形,加干辣椒、花椒、姜、蒜片爆炒,淋入香油,起锅装盘。

人与人要多一点点的关爱

邻居家有个上高中的小妹纸,有天她穿着小短裙在玩风筝,可是,一不小心风筝落在了树上,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拿了个梯子对她说:“妹纸,上吧,我帮你扶着。”有时候啊,人与人之间就要多一点点的关爱,就连这粉红色的....啊呸,这蔚蓝色的天空也会格外美丽。

言传身教,确实没摘

在植物园游玩,一旁的少妇对她大约三四岁的儿子教育道:花花也是有生命的,不要乱摘哟!看着拼命点头的小孩,周边人群都以赞赏的目光看向少妇。呃,只见她把整颗的芍药直接拔起,抱着小孩拍完照又栽了回去!言传身教,确实没摘,嗯,没毛病。

同桌男生总是喜欢骚扰我

高中同桌是个男生,总是喜欢骚扰我。口花花也就算了,偶尔还动手动脚。是可忍孰不可忍,在他又一次把手伸过来的时候我拿起圆规使劲扎在他手背上。他忍不住哇的一声惨叫……老师转过身来:你鬼叫什么?这货疼的面部扭曲:老师,刚……刚我突然肚子好痛……

记得我读书的时候

记得我读书的时候,喜欢上了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儿,献了几次殷勤,可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挺淡的,最多也只能算普通朋友吧。于是我给她写了一封告白信:“40分钟的课,我有39分99秒都在想你,还有1秒用来跟老师说再见。”可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搭理过我了。所以说,表白应该是最后的冲刺,而不是最初的起跑,否则,两个人连普通朋友都做不了……

夫妻一起坑我的礼金

真实的事情,前天一个很要好的女性朋友来电话说要结婚了,,我不但网购了礼品还转账了礼金,昨天一多年未见的兄弟也电话通知我结婚,同样的礼品礼金后,今天在兄弟的朋友圈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婚纱照合影,我该不该砍死这对王八蛋,不带这么坑人的,交友不慎啊!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