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院儿里一堆老太太

大院儿里一堆老太太,包括我姥姥,几乎多多少少都是信中医的。有位曾经的西医李老太,资深中医黑,经常形单影只的和中医粉这帮人开干。今天遛弯儿的时候一个老太太说自己最近湿气重了,要搞搞去湿的药膳吃吃。李老太立刻开干:“我跟你说,你那所谓的湿气,除非把你给火化了才能去掉!”

让他见识见识啥叫美女

早上刚到公司,财务部大姐就将我叫到一旁,说有事找我帮忙。我问大姐啥事,大姐支吾了半天才叹了口气:我四处找人托关系,好不容易给我儿子安排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这兔崽子居然不肯,死活要跑去他校花同学的城市工作。我一头雾水:这个我也帮不了啊,不会劝人。大姐:不用你劝,下班后去我家一趟,让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兔崽子见识见识啥叫美女。

小时候家里有鸡毛毡子

小时候家里有鸡毛毡子,一惹事老爸老妈就拿鸡毛毡子打我。那个疼呀。终于有一天趁老爸老妈不在家,就把它给烧了。老妈回家发现后,二话不说抄起烧火棍打我。一顿暴揍。想想真不该把它烧了,烧火棍子打人,比鸡毛毡子还他妈的疼。

我姐是个二逼青年

我姐是个二逼青年,职业是口腔医生,前天有个病人抱怨,你们医院挂号太贵了,居然要五块钱!她在长久医患关系里憋屈出的情绪瞬间爆发了,你去公园看个猴儿都要30块钱,你来看我只要五块钱居然嫌贵?!我没有猴好看吗?!科室里牙疼的病人都不疼了,大家都在捂着腮帮子憋笑。。。

保龄球打的不错啊

刚才在公交车上,我坐在后面,行李箱放在中间,在一个站点停车的时候,司机停的急了点,箱子直冲出去,把一个站在前面过道里的大叔撞了趔趄,他往前一扑,又撞倒了前面的大妈……我瞬间吓懵了,心想这下完蛋了,没几千块下不了车了吧。谁知大叔站起来,拍拍裤子:“姑娘,保龄球打的不错啊,啥时候来切磋切磋?”一车人都笑起来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