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高价回收记忆的服务

最近流行一种高价回收记忆的服务,刚离婚的我俩立马报了名,卖掉了脑子里有关对方的所有记忆,但愿从此形同陌路。

很快,我就结识了一位姑娘,并且迅速坠入爱河,去民政局办理结婚证的时候,工作人员白了我一眼:“你们两口子真逗,前几天不是刚离婚嘛!”

有一舍友小张老是半夜说梦话

住集体宿舍时,有一舍友小张老是半夜说梦话,好吓人,大家也提醒他有说梦话的毛病,他不信。这天,凌晨两点左右,大家差不多都睡了,小张大声喊:我跟你们说,我从来不说梦话,你们信不信?说着来了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了。把大家都吓醒了,然后他哈哈大笑:我要去上厕所了!

大学还有一件真事儿

大学还有一件真事儿。当时宿舍有一室友,为了省开房钱,喜欢把女朋友拉倒宿舍XO。宿舍门是木板的,有裂缝。有一次回来发现门外没锁,里边倒插着,一定有人。楼主扒门缝往里一看,两人站立后入式。我一敲门,不动了,两人惊恐同时看门这边。过一会又开始做,我一敲又不动了,如此反复了好几次。现在想想当时的场景,也是醉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