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负责记账收钱

大哥乔迁之喜,我负责记账收钱,在酒店摆了张桌子,一边吃着糖,一边等着亲戚的到来。第一个到的是我舅舅,我当时拿笔忘字,一下忘了“舅”字怎么写,怕丢脸又不敢说,尴尬得拿着礼钱来回搓。这时舅舅说:“连我都信不过,我会给假钱吗?”

我打着醉眼看到那人

刚工作那年,我有一次打篮球手脱 臼了,吊着绷带,还去喝酒应酬.......出饭店门没事,没让人送,走到半路酒劲上来,直接躺地上...钱包,手机,衣服,皮鞋,都被扒了... 扒了也就扒了,我打着醉眼看到那人,抱着一堆东西,走一步掉一个东西,我就笑了一声,他又回来把我手上的绷带拆了,拿去绑那堆东西...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