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抄着锅铲破门而入

早上起来上厕所,经过父母的房间的时候,发现没人,以为爸妈去上班了(其实啊,爸爸在厨房做早餐),于是心血来潮,放声高歌: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喔呕,我爸是我妈表哥,两人还没结婚就偷偷摸摸喔呕,于是就有了我,有了我,有了我~~~~就在这时爸爸抄着锅铲破门而入。厕所里,我带着吓尿的声音问:是~是~是谁? 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你妈他表哥。

超热的一个上班的早晨

超热的一个上班的早晨,挤死人的300路公交车上。我旁边一占地面积偏大三十来岁,穿着体面,皮肤挺好的典型的北京爷们,一边不停的擦汗,一边操着一口京腔打电话:“那孙子说要参加婚礼跟我换几天车用用,妈的,到了地方,我给了他车钥匙他丫给我一公交卡!”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