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朋友讲给我的

一个朋友讲给我的。朋友和他姐姐都是特别爱搞怪的人,他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收到姐姐寄来的快递,不小一盒却很轻,拆开一看是一大板酸奶,但是都被喝光了,只剩空盒。里面有他姐姐留的一张小纸条:弟啊,这酸奶特好喝,你自己买点尝尝啊。。。

老婆在边上唠唠叨叨的说我

每次下班回家坐在床上老婆就边上唠唠叨叨的说我一身脏兮兮的就往床上坐,床单弄脏了谁洗呀,每次都要等我洗完澡才肯住嘴。今天老婆不知道出去干啥了也是弄得一身脏,回来就往床上一躺,我学着她的口吻:“你看看,你不也是一身脏就往床上躺吗?你这弄脏了谁洗呀!”老婆突然站起来大吼一声:“我洗……”我楞住了,最后竟无言以对。

调戏奴家是吧

晚上从湖南老家,坐火车去浙江妹妹那,买了张卧铺票,因为一个人害怕,想与上铺的帅哥互换一下,没想到帅哥对我说,他不习惯。 我就求他说:帅哥,你大老爷们的,上下铺对你来说影响不大啊! 帅哥坏笑着道:我,我不习惯女.上.位。 尼玛,调戏奴家是吧。。。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