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胞们都陆续把头发烫染了

要过年了,女同胞们都陆续把头发烫染了,当然,我也不例外,花了几百大洋烫了卷儿,头发瞬间膨胀了些。那天披着头发去食堂吃饭,去早了还没人,刚一进门食堂阿姨笑着迎上来:呀,小云姑娘烫头发了啊,好看,真有眼光。阿姨这么一夸,LZ心里别提多开心了,正想谦虚一下,只见阿姨把她头发往下一撩,接着说:这色儿这卷儿跟我烫的一模一样,我喜欢……

东西也不值几个钱

头几天晚上忘在店外的簸箕和笤帚丢了以后,调监控看了看,知道是这片的一个邻居老太太早起拿走的,东西也不值几个钱,也没有吭声,默默的又买了一套还放在了老地方。昨天晚上我在店门外跟朋友说话,那老太太路过,看到就喊我:“妹子,晚上记得把那簸箕笤帚收屋里,省的明天丢了” 大娘呀,你难道是又怕明天早起的时候管不住自己的手吗。。。

我家里是卖跌打酒的

我家里是卖跌打酒的,老爸经常带我去赶大集,为了显示我家的跌打酒好使,老爸经常当着众人的面用棍子打我,打得半死,然后抹跌打酒……他们问我:“你爸打你,你不疼吗,怎么不跑?”我:“他打我是为了赚钱,我是家里的独生子,那些钱,早晚是我的!”

女主管整天阴沉着脸

单位最近出了些纰漏,女主管整天阴沉着脸,小组里的人噤若寒蝉,中午正吃着女主管忽然杀过来对我说:江南,跟我走,有急事要处理。坐电梯时我忽然想排毒气,但是电梯里只好忍着,女主管看我憋的脸色通红就呵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男人别婆婆妈妈的!我深吸一口气后,放了一个悠长的屁。这回我看见女主管憋的脸色比我还红……

今天家里亲戚聚餐

今天家里亲戚聚餐,我给婆婆打下手,婆婆唠家常说二舅妈老炫耀她儿媳多能干,可让人生气了。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听见外面喧闹,婆婆探头一看,麻溜把围裙解下来给我系上,把锅铲塞我手上,把刚起锅的红烧鱼装盘让我端着,二舅妈就进来了,婆婆笑逐颜开打招呼,说:“哎呀你来了,看看我媳妇做的红烧鱼……”二舅妈夸我鱼烧的好,拉着她出去聊天了。那个,我该怎么办啊?接下来该炒什么呀……

后面跟着一女的在唠叨

刚才遛弯见广场路上一男的累累吧吧地抱着好几个快递纸箱,后面跟着一女的在唠叨,好像是买少了,男的被说急了,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下一摔,然后跑到女的跟前。我正在想着是不是要过去拉架呢。就见男的把女的抱起来说到:亲爱的,咱吃完再买不担务你吃的。呸,年轻人真会玩。。。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