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上长了一个冻疮

我手上长了一个冻疮,老婆耳朵上也长了一个冻疮。 早上,冻疮膏快空了,老婆拿擀面杖擀出来一丢丢,全涂我手上:“我待会去药店再买一条,你先用!” 她笑的若冬日暖阳。 我感动莫名。 她接着说:“快点好,今晚回来才能接着洗碗......”

啊…这个人就是娘~

客车上有个一身发廊范儿的男生不停在打电话:“哎呦人家哪会酱做啦…你就相信我一次会怎样哦…”乘客们浑身鸡皮疙瘩却又不好发作,这时一个大哥默默掏出山寨机,用最大音量放起了阎维文的歌,并不断重复副歌部分:“啊…这个人就是娘~”

王姐带了升职器

办公室刘哥要升职主任了,大家纷纷起哄让他请客吃饭!刘哥春风得意的在酒桌上大放厥词:兄弟们,以后有啥事,有哥罩着你们,你们都要配合我的工作啊!大伙都点头哈腰称是!!只有王姐笑而不语!第二天晨会,老总宣布王姐升职为办公室主任!

公司新来的小姑娘一早问我

公司新来的小姑娘一早问我:马叔,听说你是连云港的?我:是的。:听说你们那有花果山?:对,花果山,水帘洞,就在我们老家的。:说山上有好多猴子,是吧?:野生的不多了,都是人工放养的。小丫头越说越来劲:听说野生的,都变成人了?我。。。。的长相暴露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