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四叔爱在小区遛狗

我四叔爱在小区遛狗,同小区有一位阿姨也经常遛狗。一来二往,他知道了阿姨姓陈,遛的是一只小母狗。四叔想说以后小狗们相互有个伴,就问了陈阿姨的电话。故事的结局,不是两人搞出了一段黄昏恋,而是四叔手机通信录里多了一个人,叫“陈母狗”。

我跟你接近是为了漂亮妹妹

我公司女同事,长的白白嫩嫩,人高马大,目测180斤,至今单身。我很关心她,照顾她,又是买零食,又是送礼物的,甚至经常借故,买些食材,去她家蹭饭。直到有一天,她突然主动约我去她家,还委婉的跟我透露,她妹妹嫌不方便,已经搬走了,就她一个人在家。我一拍大腿,妈蛋的,你漂亮妹妹都搬走了,我还去你家干啥呀,大姨子!!

这个怎么破

大学那会一次我爸来学校看我,到中午去食堂吃饭,点完菜一刷卡我爸急了“我点了两个素菜怎么这么贵?”,食堂大妈说“您要的这个肉末豆角是荤菜”,我爸望了一眼盘子里屈指可数的肉末说了一句“照你这意思虾米皮炒韭菜还TM是海鲜了?”

长得这么丑,还指望着有谁要

早上去菜市场买菜,突然被一大妈叫住了。大妈:“小姑娘,卖头发不?”我没听清楚问道:“嬢孃,你说卖什么?”大妈:“我说你卖头发不?”我:“给多少钱?”刚开始她说给80,我不同意她又给100。大妈:“大妈给多少你卖啊?”我:“给多少我都不卖,我还留着等长发及腰别人来娶我呢!”大妈看了我一眼走了,转身后听到大妈说了一句“长得这么丑,还指望着有谁要。”

好机智的丈母娘!

我和媳妇儿陪岳父岳母玩纸牌游戏。说好的,谁输谁钻桌子。可是岳父大人输了耍赖皮不钻。对我说:“哎呀!我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利索了,你替我钻吧!”我说:“好吧,只要您老开心”我刚要钻,只见岳父大人眼睛一亮,嗖!抢先一步钻到了桌子底下,岳母哈哈大笑,原来岳母大人往桌子下面扔了100块钱!!!

爸爸在玻璃厂工作

爸爸在玻璃厂工作,干活都得戴手套。一天下夜班,他坐出租车回家。当车子经过一片郊区的小树林时,凉风袭来,爸爸觉得有点冷,就掏出手套戴上。司机从后视镜里看见了,惊恐的问:兄弟,你在干什么?爸爸:哦,习惯了,每次干活前都要带手套,这样既不会割伤自己,又不会留下痕迹。司机当时脸都绿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