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把我当贼打了

老妈家住的老楼区,妈妈每年都腌咸菜用缸装放到她家楼道里。我成家以后不会腌,还总想吃,两家离得比较近,我就总去拿,由于是自己妈家的,拿的就比较顺手,都不打招呼。一天晚上从广场散步回来,带着塑料袋就又去拿几个,结果…黑漆漆的楼道里被我妈拿扫把给打的啊,都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孬哥两口子吵架了

孬哥两口子吵架了,我去调停。孬嫂愤愤不平地说:家里要换新灯具,去楼下装修那家借电钻,人家不认识咱们,不肯借,你孬哥居然说,‘把我媳妇押这吧’,你说气人不?更可气的是,楼下那孬种摇摇头说,‘我电钻很值钱的。’我特么还没一个电钻值钱?

逃课遇到持枪的押钞员

真是不割:高中体育生,我们逃课,学校外面有一堵矮墙,旁边就是银行,又一次我们逃课,刚从墙上跳下来,两个押钞员拿枪指着我们:干什么的!我们说学生,逃课……押钞员说:滚回去!上课!我们又翻墙回去了……

少年时,想碰到一个聂小倩

少年时,想碰到一个聂小倩,拼了性命爱一场,天亮前带着她的魂魄远走他乡。青年时,想碰到一个白素贞,家大业大,要啥有啥,吃完软饭一抹嘴,还有人负责把她关进雷峰塔。中年时,想要一个田螺姑娘,温婉可人,红袖添香,半夜写累了,让她变回原形,加干辣椒、花椒、姜、蒜片爆炒,淋入香油,起锅装盘。

最牛的永远都是女司机

老婆回娘家,回来的时候,我看见车的两侧后视镜都关闭回来。 我好奇总算学会规范开车了,打趣问:总算记得停车收回后视镜了。 老婆:什么啊?我一直就没打开过,一路上都是沙棘小树林,我害怕把后视镜划了 划了。 我擦,五十公里路程,就这样开回来了。

老师你看我同桌玩手机!

记得上高中那会,跟同桌吵架,吵的不可开交,这时候上课铃响了,我们暂停争吵,佯装认真听课,突然姐收到同桌一条信息: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跟你吵架!当时心里的怒火一下子被浇灭了,我赶紧拿起手机刚想给她回复,说没关系呢,谁知道同桌居然说:老师你看我同桌玩手机!我……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