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拎着一只拖鞋对我说

水蛭(我们那里叫蚂蝗),喜欢吸血,每次看别人下河腿上或者身上都会吸上一个,看他们急得用手打蚂蝗的样都能笑死我。有次我跟我爸去河里洗澡,出来就看见自己老二上吸着一个,我吓的脑子空白了,这时只看见我爸拎着一只拖鞋对我说:儿子,岔开腿……

前段时间身份证丢了

前段时间身份证丢了,跟老公去补办,上厕所出来,见老公和一女人说话,等我过去那女人就走了。我问老公那女人是谁,答:“我旧的老婆”。我火了,大吼道:你还有个旧的?凭他怎么解释也不理。突然那女的回过头来我感觉很面熟,原来是舅妈,恍然大悟。对老公吼道:“你说舅妈不行,还舅的老婆!

医生,别抽地上捡的烟

本人是医生,也抽烟。值夜班巡视病房,发现一截烟屁股静静的躺在干净整洁的楼道里,显得格外扎眼,我顺手捡了起来打算丢掉。但看到上面小字是外文,于是拿到眼前想仔细辨认一下看认识不认识……一个病人家属正好看到,立即走了过来:“哎呀大夫,别抽那个,不卫生!”随即掏出一包烟递了过来……

昨晚喝酒喝断片了

昨晚喝酒喝断片了 只记得是男票背着我回来的 早上起来感觉嘴巴一股怪怪的味道 旁边的杯子里还有半杯黑黢黢的东东 于是一脚把男票给踹醒:“你他妈昨晚给我喝了啥?”他一个翻身起来:“你还好意思说 睡到半夜非要喝可乐 不给就要哭 给你倒杯矿泉水你还不喝 说是没有颜色不是可乐 我只能在水里加了半包酱油”………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