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从国外回来小住

弟弟从国外回来小住,老妈给他做了好多好吃的。饭桌上我吃的正欢,只听老妈说:老二啊,你在那边认不认识跟你姐年龄相当的?家附近我是绝望了,要不给她介绍一个吧?弟弟瞅了一眼满嘴流油的我,长长叹了口气,“妈,咱不能坑歪果友人啊!”气的我将求助的目光望向老爸,可看到他居然在猛点头……

妈妈竟然去北大做清洁工

听老婆说,她闺蜜的妈妈竟然去北大做清洁工,我有点不敢相信,问道:“你不是说闺蜜家很有钱吗?怎么让她妈妈去当清洁工了?”老婆答:“为了给闺蜜找个称心满意的学霸对象。”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两者有什么关系?”老婆瞪了我一眼说道:“因为清洁工大妈随时可以进男卫生间呀,要知道,考上北大的头脑是不用担心了,另一方面就显得很重要了。”我恍然大悟。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可怕!

橘子一上市就到了考验全家演技的时候了,大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妈若无其事的扒个橘子,吃了一瓣然后递给我,我玩手机时顺手接过扒了一瓣一吃,我去!!!但我面上波澜不惊的递给爸爸,他吃后看了我一眼,然后他面无表情的递给我哥。直到我哥哥吃了后被酸的五官扭曲。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可怕!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