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婆好几天不说话了

我和我老婆好几天不说话了,我想让儿子给劝和一下,就跑到儿子跟前,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儿子看我站了很久,问道,爸,是不是我妈一直不跟你说话,你心里难受呀?我连忙点点头,我以为我儿子接下来会说,我帮你去劝劝。谁知道这小子说的是,那我以后也不和她说话了,免得以后你说我霸占了你媳妇儿!

请叫我恶魔大叔!

在医院候诊中,旁边的孩子很是调皮,几番踢到我,我假意咳嗽表示抗议,但是他家长视而不见,我很是气愤。于是心生一计,跑出去买了一盒章鱼小丸子,让老板帮我放满了那种变态辣的芥末酱在里面。然后回到候诊厅,趁孩子家长去取药之际,我把章鱼丸子留在座位上假意离开。不出片刻,候诊大厅回荡着孩子被辣的哭闹声……请叫我恶魔大叔!

南方人在北方读书

说个搓澡巾的,lz和女票是南方人在北方读书(割)。去年寒假一起回家后第一晚,女票神神秘秘跟我说带了北方的特产回来,没错,搓澡巾,于是第一次尝试搓澡巾,女票把我身上只要是长皮的地方都搓了遍,地上掉的不知是泥还是皮,当晚睡觉都不敢盖被子的,前胸后背一阵阵火辣,这酸爽……从此看见澡巾就起鸡皮疙瘩,媳妇啊。。。这就是你对我当年填志愿的报复么。。。

好想嫁个有钱老公

下午和俩研究生同学聊天,一个说:“好想嫁个有钱老公。”另一个说:“我也是。”我好奇插了一句:“有钱了你们想干嘛?”本以为她们会说逛街美容买衣服之类,没想到俩姑娘眼睛放光,兴奋地讨论起来:“有钱了就可以自由的做研究啊…”“对啊对啊,想要什么试剂就让老公买!”

四个人抬着奥拓调的头

绝对真事,姨夫五十多了学车终于拿到驾照,买了辆二手奥拓练手,开回家第一天(乡村公路比较窄),到家了想调个头,结果调了半个多小时硬是调不过来,最后,请了四个男人把奥拓抬着调了个头,真的,四个人抬着奥拓调的头,我太崇拜我姨父了。。。

遇到个特别能说的男的

车上,坐在我旁边的是个特别能说的男的。他说自己很喜欢旅行,世界各地基本都去过了,最喜欢在尼泊尔看蓝天。虽然对他来说钱不是问题,但是很希望能有个女同伴,聊胜寂寞如雪却奢侈萎靡的旅程。说完他摘下戴了一路的墨镜说:“你来自哪里?”我:“我来自子宫。”然后全程他再也没和我说一句话。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