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瞄的真准

小学时有次老师在上面讲题,我把书本卷成望远镜形状的筒,抬起来往黑板上看。 他一个粉笔头扔过来,刚好从卷筒扔进来,我嗷一声捂着‘’白瞎‘’的一只眼,脑抽的说了句:瞄着真尼 玛准…… 你们能想象同学们憋笑憋的肩膀一抖一抖此起彼伏的场景么……

最铁的哥们,这帽子也是够绿

昨晚,我在婚房门口发呆,里面是我刚娶进门的媳妇和我最铁的哥们儿,他想解开她的衣服,她半推半就地说:今天不行,他回来就麻烦了。他说:就他那酒量我还不知道,早钻桌子下边去了,别害怕,来吧……看到这一幕我哽咽了,我真的没有想到在我新婚之夜,我最铁的哥们儿,竟然说我酒量不好,真是世态炎凉!

你为什么纹了一屁股苍蝇啊

一女洗澡碰见一大嫂,纹了一屁股苍蝇,众人皆纳闷;搓澡师傅问:人家纹身都纹龙,虎或者关公什么的,你为什么纹了一屁股苍蝇啊?这位大嫂听了后语重心长的说:没文化真可怕,瞎逼逼声还大 怪不得你一辈子搓澡呢,这叫“一定赢”轻点搓啊,别tm给我弄飞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