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这是要成精了吗

早上睡醒看到客厅里有一滩尿渍,正想训斥狗狗,只见它抬着一只脚,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可怜兮兮的望着我,让我顿时心中大惊,仔细检查一番,也不忍对它训斥了.后带它下楼,刚出了电梯门,就疯子似的撒欢起来了,跑的那个贼快,拦都拦不住,哪还有瘸的一点踪迹,我也是醉了,这是要成精了吗?

怎么有种重操旧业的感觉啊

今年是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因为辈份低,我也只得跟着老公喊人家大爷、二大爷、三大爷……。春节族里来串门的多,我又不是很熟,以免出错,婆婆让我统称大爷。然后我就只好迎前送后:“大爷您来了、大爷您走好,再来玩啊!”几天下来,老公看着已叫顺了嘴的我,狐疑地嘀咕了句:怎么有种重操旧业的感觉啊……

以前我同学讲过一个故事

以前我同学讲过一个故事:一辆火车前行着,前面有一个岔道按照正常的轨道会撞到五个玩耍的小孩;换道就会撞到一个小孩。这时候铁路操纵杆在你手里如果是你你会选择五个小孩还是一个小孩?我当时还在想该如何抉择他的回答却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说——“不换道,五个人的错凭什么要让一个人承担?”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