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闲的蛋疼

中午吃完饭回到办公室,看到没人。我闲的淡疼,把喝完的饮料软包装盒放地上一踩,“砰”的一声过后,传来了“咚”的一声闷响。只见一女同事从办公桌下钻了出来,一手拿着支签字笔,一手捂着后脑勺,对我怒目而视…………我去,有话好好说啊,又不是故意的,我咋知道你正在桌下捡签字笔的。

我的压岁钱总是比姐妹少

说个压岁钱的,姐妹三个,我爸每次给每人压岁钱500块,持续好几年,然后我妹妹先结婚了,那时我和大姐还在上学,妹妹两口子一千,我俩五百;然后我妹家三口了,领一千五,我姐结婚了领一千;后来他们都是一千五了,我还是五百;终于结婚了,我爸说,你们都结婚了,就不给压岁钱了……

二十多个同学去网吧

去年九月份,班里网风很重,二十多个人相约打游戏。到了门口,网管却说穿校服的不给进,哥们牙一咬。脱,华丽丽的二三十人光膀子上网。场面那件一个壮观啊!后面进来一哥们,爆出一句“卧槽。我以为我进猪肉摊了”

穿了条破洞牛仔裤

今天穿了条破洞牛仔裤,小外甥看到了,跑过来抠抠我的膝盖,怜悯的说:小姨你裤子破了,买个新的吧!我揉揉他的头:你不懂,这是漂亮,小姨就喜欢穿这样的裤子!晚上回家我发现,我的校服裤子被剪出大小不一的破洞,有两个破洞还在屁屁上~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