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村子都听见老爸的嚎叫了

小时候捣蛋被老爸撵着揍,眼看要追上了,情急之下我拐进路边的女厕所,里面一个婶婶貌似是便秘,老爸在外面吼:里面有人吗?我没做声。婶婶脸憋的通红,顾不上说话,老爸一阵风进来准备动手,婶婶恰好缓过气了一声尖叫,抄起边上一个砖头砸去,正中老爸的脚。半个村子都听见老爸的嚎叫了……

这是真惨,跟前连个碗都没有

买了件便宜的外套,刚出门被一个骑摩托车的给撞到了,腿撞的有点疼,还把衣服给挂岔口了。我穿着岔口的外套去了医院。拍了片子等拿结果的时候,我去医院大门口抽根烟,刚蹲下,有两个好像是夫妻的人路过。男的看了我一眼,给我扔了个一块的硬币,还听见女的说,这是真惨,跟前连个碗都没有……

同桌男生总是喜欢骚扰我

高中同桌是个男生,总是喜欢骚扰我。口花花也就算了,偶尔还动手动脚。是可忍孰不可忍,在他又一次把手伸过来的时候我拿起圆规使劲扎在他手背上。他忍不住哇的一声惨叫……老师转过身来:你鬼叫什么?这货疼的面部扭曲:老师,刚……刚我突然肚子好痛……

爷爷现在打不过奶奶了

爷爷年轻的时候脾气比较暴躁,喝醉酒就打奶奶,奶奶一直忍气吞声的过日子。现在儿女都在外面安家落户,70多岁的爷爷还是跟奶奶生活在老家,不愿意来城里跟我们一起住。昨晚爷爷又打电话过来:儿子啊,你快管管你娘吧,这个星期已经揍了我三回,我现在打不过他啊。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