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是够衰的,小祖宗差点没了

LZ在建筑工地做木工活,干活时接到工头一电话:喂~赶快给我送几个创可贴到厕所里来,速度。 我赶快到工棚拿了创可贴就跑到了厕所,一看他JJ在滴血,就问:怎么了? 工头:特么刚才蹬坑,它突然硬了,我就把随身的钢卷尺拿出来量了一下,哪知道尺呼的就缩回去了,一看好长的一道口子在流血了……

周末和金毛在外遛哒

周末和金毛在外遛哒,马路旁的绿化灌木丛修剪得很整齐,金毛一个纵身就跳了过去,然后回头瞅着我。我助跑了下,也一个纵身跳过灌木丛,给绊了个狗啃泥。趴在地上七晕八素的我,从金毛的眼神里看到了深深的鄙视……

爸爸只是为了麻将钱

上高中的时候需要住校,妈妈说一星期一百块够我生活费了,爸爸深吸一口烟批评她:“孩子学习累,多给一百让他吃好点,不然营养跟不上啊。”到了学校门口,老爸放下行李,语重心长的教育我:“进去要好好学习,不要忘记曾经帮助过你的人,你也不小了,该把那多出的一百块钱给我打麻将了。”我。。。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