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打我,我就狠狠的抽她

大李平时不爱抽烟,这天午间休息,他却躲在角落里一个劲地抽闷烟,同事觉得很奇怪,就问:大李,你怎么抽烟了?大李脸涨得红红的:我是没办法呀,谁让这‘红梅’烟和我老婆重名呢。同事笑着说:原来是想老婆了。大李的脸突然由红转青:什么呀,她既然敢动手打我,我也不是吃素的,我就敢狠狠地抽她。

偷吃东西也是一门技术活

小时候每次买吃的妈妈都会各种藏,然后按时按量发放......一日麻麻买了五个酥饼,我和妹妹扒拉扒拉找到了,我一合计,就五个吃了肯定被发现,忍痛离开了。第二天一早,麻麻在狠狠训妹妹偷吃酥饼了,lz一看,没少啊,还是五个 ,只是五个都小了一大圈,原来这货把酥饼都啃了一圈,同时还保持圆形的形状......圆形......五个还是一模一样大小,尼玛,技术活啊。。。。

路边遇一算卦老头摆摊算卦

路边遇一算卦老头摆摊算卦,我礼貌地对老头说:老头给我算上一卦。那老头竟然拒绝我说:年轻人,我不做你生意,你身上没有钱。 我一摸口袋果然钱包没有了,对老头佩服的五体投地说:哎呀 活神仙啊,失礼失礼了! 您怎么算这么准? 算卦老头手指东方说:偷你钱包的往那边跑了,去追吧 比卡丘!

人事部怎么招了这样的蠢货

一早到公司搭电梯时巧遇老总,只有我们两人。老总那个严肃啊,害得我紧张得要命。老总说帮他按9楼,我却鬼使神差地按了10楼,瞬间懵逼了,又脑抽伸手按了 “-1”楼 。最后老总出电梯时直摇头,隐约听见他嘟囔道 : “人事部怎么招了这样的蠢货。”

只能是术业有专攻了

刚刚毕业那年,在一个项目部实习。进了腊月,工人们都放假回家了。项目经理看我们闲着没事。安排我们去绑一段顶板的钢筋。我们五个实习的,绑了三天才绑好。第二年,工人们一上班,用了一天的时间把钢筋拆了。又用了半天的时间重新绑好。

厂里巡查班中睡觉的

厂里巡查班中睡觉的,一般都是悄悄走进睡觉的员工跟前,用手机拍下来,以防员工不承认,一哥们连续夜班,有些熬不住了,不知不觉坐椅子上睡着了,朦朦胧胧间感觉有人拿手机对着他,他立马反应过来,伴随着手机拍照的咔嚓声,猛地伸出剪刀手:“耶~~~”,检查人员的脸都气绿了……

离婚的借口千奇百怪

我老公特别怕鬼。有一次他出差突然半夜回家,我赶紧起来帮他收拾,他突然拉着我说:“媳妇,我刚刚好像听到厨房有动静。” 我吓唬他道:“不会是闹鬼了吧,老公你别动我去看看” 然后他轻声说道:“嗯,你去看看吧,如果下次再闹鬼我们俩就离婚……”

美丽的花朵正在招蜂引蝶

春天里,美丽的花朵正在招蜂引蝶。年轻的蜜蜂疑惑的问绿叶:“叶子,叶子。你长得真难看,而且又没有花儿甜蜜,你到底有什么用呢?”叶子憨憨的说:“我老婆是好看。但我有钱啊,花儿必须靠我的光合作用才能养活嘛。”蜜蜂似懂非懂,继续插入花儿。阳光明媚之下,叶子仿佛又绿了几分。

数学老师的骨灰级走狗

一天上数学课,数学老师突然说:“那个谁,你去那个哪,把我的那个啥给我拿过来!”当我们一脸茫然的时候,只见数学课代表飞一般的冲了出去,又飞一般的把办公室的数学卷子拿了过来……我们都称他为“骨灰级走狗”…哈哈哈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