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难得一知己

老邻居杨伯跟我爸从小一起长大,是那种和尿玩泥巴玩出来的感情!他们的友谊一直很好,但是一直有那么一件事另父亲哭笑不得!小时候我爸借杨伯六分钱,一直没有还,直到现在,每次杨伯喝醉酒,总要到我家跟父亲讨债,给多少都不要,就要六分。。。六分。。。

老婆还没一年呢,难道不保修吗?

半年前姐姐结婚了,彩礼八万八千八,姐夫更是人见人爱树见花开的大帅哥,日子过得那个是幸福啊!昨天姐姐和姐夫回家来了,还给我买了很多好吃的,还没道谢呢,姐夫对老妈说:妈,你女儿病了,快带去治疗吧!”我看着车里病殃殃的姐姐吃惊的问:你来的路上有医院,为什么不去啊?”姐夫看了我一眼很诚恳的问老妈:还没一年呢,难道不保修吗?

学生报复老师的搞笑事

高中班主任管的非常严,经常训斥我。 那时候小,不懂事,总想着整他一顿。 毕业前就想了一损招,把他的电话贴满大街小巷,上面写着:“收破烂。” 几年后同学聚会,有同学无意中提起:“当年我们高中一毕业,班主任不知到为什么,辞了职,做起了废品回收生意,而且越做越大,现在还开了公司。”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