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这样开心过了

 坐火车硬座,旁边一妹子睡了,靠座椅的靠背上,头偏来偏去的,身体也逐渐向我靠来。我仔细观察她偏的角度。想着快了快了。不出意料,她身子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对,这次肯定会靠在我身上,我计算好时间,在她靠来的一瞬间。我站起来一个侧身。bang的一声。哈哈,好久没这样开心过了。。。

惊讶的问,谁是病人?

老公住院,他两个姐姐和我在照顾。病房两张床,他二姐把老公叫起来,你去走走,老躺在床上也不好。老公起来在病房慢慢度步,二姐马上就躺在床上,另一边,我和他大姐也躺在另一张床上,我们愉快地聊天。老公蹲在墙角没人搭理。有人进来,惊讶的问,谁是病人?

跟老婆冷战,最终还是甘拜下风

跟老婆冷战两天了,相互一句话没说,差不多气都消了,但谁先跟对方说话,谁就低头认错输了似的。于是昨晚,我跑到厨房把把瓶瓶罐罐的盖章拧得死紧,晾衣架的摇柄藏起来,路由器恢复出厂设置,躺着等赢!早上我傻眼了,最后一桶泡面她正吃着贼香!满屋子打火机一个都没,我嘴里叼的烟抖得掉地上了!更狠的是我所有裤子全部被洗了!!

过了这个村,我在下个村等你

吃个饭吧,隔壁饭桌貌似一对情侣,女孩一直喋喋不休,对面的男孩却始终沉默着低头吃饭。女孩有点不耐烦:“你总是这样对我爱理不理!一点都不知道珍惜我!你就不怕失去我吗?你要知道!过了这个村…”看到男孩突然抬起头皱眉盯着自己,女孩低下头说:“我在下个村等你…”

嗜睡症都是为了玩游戏

我有位朋友的孩子上小学,最近得了嗜睡症:如果不叫他,可以睡一白天。持续多日后,家人怀疑他脑垂体出了问题,并判断也许与肥胖有关,索性带他去医院做全身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医生建议戴上仪器检测脑电波,被孩子拒绝了。家长忧心忡忡,大家都开始帮他们想办法。有天我打电话给家长商量怎么办,家长说:“我正在暴打这小子!因为他夜里偷偷玩游戏!”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